在那一堆不順的事情中
於一身

現在對大學,
有一種,離的很遠的感覺。

於是思索著平面與立體關係,
重要的是,
我還沒拆模。

我還是想要
0翹課,歐啪。
想的永遠比現實美好。

話說我再翹下去就真的完蛋了。

在張鐵志的聲音中隱隱約約的,
因為活不在六零年代,
因為那個年代做的種種事情跟現在的道德沒有平衡,
the clash的年代我不懂,我沒經歷過那種憤怒,
我又怎麼確定Joe strummer是怎樣的人?

還是感恩遇到貴人,
在酷酷嗖的毒氣和滿臉石膏中自覺完成任務。

因為我最近確實吃的比較補。
科科。

評圖的日子不能穿拖鞋,
還好平常我沒有穿拖鞋的習慣。

還有什麼,我選錯椅子,
你他媽的皮。

最近發生的是真逗趣,
畢竟有人長菜花,還有版本ABC,以為自己很紅被打spot light,
不過人生就是這樣才有趣,還在這種會生蟲的工作室,對不?

回到正題,
broken social scene我要記取上次linkin park的教訓,
所以我沒有買票但也看不到了。
我想我錯過這次下次我也許在summer sonic或者加拿大。
掰了,

BSS

結尾哭哭一下好了,



操你媽的機掰。


創作者介紹

= About Holly's something =

t e 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