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也不太確定是昨天今天或者某一天的

就是在另一個空間有熟悉的場景講著熟悉的語言

那個走上樓直走左轉的第二間
牆上貼著台灣地圖還有親戚小孩送我的畫像
畫中是我,咖啡色的頭髮但在他想像中我的眼中是綠的。

電視中撥的永遠是猜不透的廣告,
還有百看不厭的ondskan

CD player放的可能是atomic swing發的第一張專輯
什麼也不能做只能看著窗外的雪一直飄

想著某一天party的某個人
我還是很少女的。

這些東西在我心中占了這麼大的位子
只是夢境。


臨時起意的一個人到了美術館看伊東豐雄衍生的秩序,
建築是怎麼一回事,
很多事都默默的在發生要等走了一段路回頭看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所以我現在還處於行走的狀態,
如果每件事都有一個道理那我現在還不急著給他下註解。
創作者介紹

= About Holly's something =

t e 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