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究還是自私的可怕到滲透肌膚的底層
卻有一層薄的不能再薄的的皮披在身上可以假裝自己有多麼的宅心仁厚
以為微笑一下兩下好多下就沒事
要改成往後看不是往前看

還有我真的知道自己在幹嘛也不是我爸也不是我媽
與其坐牢想破頭顱瞌睡蟲周公什麼鬼的同一時間都來拜訪我
是二氧化碳太多加上破大的心悸
這樣有好有壞但怎麼改變現狀還是等現狀改變我

當然也沒有什麼不滿意的現狀
也許有但真的說不太出來

我很羨慕某些人的生活
擁有的那塊自由是我所沒有的

我想要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大吼大叫







但現實面只能在角落畫圈圈。
創作者介紹

= About Holly's something =

t e 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