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我錯怪你了
你都站在我這一邊,

看了四川之後
沒什麼好抱怨的

在比較中得到什麼平衡點
可笑


每天花兩個小時往外跑
不要說黃品瑄很難約
說走就走很行動派。

刺在身上跟刺在心上根本不一樣
被刺還是刺人


一項一項的解決
但還是一項一項的來
現在只是黑白的一點色彩都沒有
努力想填補什麼只是顯得蠢


說到我心坎裡了
對我幹嘛這樣
對你幹嘛那樣。
創作者介紹

= About Holly's something =

t e 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