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28 Sun 2008 23:28
  • a r t

啤酒比賽喝到一直吐
就為了不知道逞哪一口氣
最後還是包組贏了酷哥
雖然回想起來還是糗得不得了

原本昨天的計劃是要去烏石港衝浪
今天的計劃是早上到下午去內灣薰衣草森林晚上趕到卡夫卡看假勇
(這樣就這星期看四場表演都不用花錢)

結果一個颱風來就把我的計畫全部打亂
連星期一要買六份夾板的計畫也一直往後延


在跟柯老師討論到最impress的設計
與其說什麼多實用多有意義的空間
我比較怕的是情緒建築
是踏入一個空間你可以感受到建築師賦予的這個空間的情緒
(跟自己私有的情緒不同)
畢竟我的個空殼腦袋已經被擰乾了差不多了
柏林很多空間在我參觀的時候都覺得被下了蠱
就是
心情隨著空間時好時壞

為了設計為了音樂
我不受家裡管之後一定要帶著我默默賺的錢
在機場被送雞眼淚哭哭之後瀟灑的走上飛機
在歐美北歐好好的當個海綿努力的看這個世界
好好的融入當地吃美食看風景去展覽體會當地生活
做個爆炸性的什麼會是我所想要的
我的人生不應該只在台灣
現在存到50萬了只希望幣值不要一直掉

Daniel Libeskind真的是很會操控這種空間的建築師
Architecture is a language
Fallen Leaves的不堪還在我腳下作響
就算我不是那個年代的那個種族
但我也感受的到痛苦

在看完concertration samp inBerlin我還對我的旅伴發脾氣
因為看完實在太不舒服了

上到宗昌老師的建築自身的時候
他說建築的裝飾性大於它本身的意義?
一開始我以為我聽錯了這跟我們一直以來學的背道而馳
但他應該是用不同的方向去思考建築?

創作者介紹

= About Holly's something =

t e 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