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幹嘛不去死?
開翹和拿翹是反詞嗎?

連續熬了兩天夜後跟柯老師聊了很多
評圖時的發狠是故意的

我就當作
講給我聽的

窩在鐘組也真的有用
但我真的不想繳組費

我的左派老師

還有那個當年想尾隨的地方
看著黑白甚至泛黃的照片眼角都可以濕濕的

設計課
快期末考
給自己不翹課的壓力
上班
面對快歸樂團前的準備
開會
接室內設計case
學校報告
造園報告
企管報告
基因轉殖報告
種子技術報告


台大那裏也開始要打卡了不能翹班

 

不可開交
好像自己變一個人的時候
才會發現自己真的平常把很多事都擱著

 

你看到的跟真的不一定是一樣的
你他媽的可以停止評論我嗎,操機掰。

要知道黃品瑄是欠叮的
欠一把鞭子在後面抽打才會越跑越快


當初會什麼要去另外修設計課
以為就是術科隨便考就以為自己很有天分
實踐路上隨便撿都是含著設計過的湯匙出生的

以為工設不念服設不念自己就比較高
根本矮的跟侏儒一樣

我要巴著陳與奉讓他鞭打我
除了上班時間沒有在按事情規畫都來打我

 

 


世界上真的有完全不自私的人嗎?

一直滿心期待的往自己的未來看
又一直不停的緬懷過去

根本忘了把握當下
那有可能成為遺憾的一部分嗎

把歷史訊息看過了一遍
怎麼才短短一年可以有這麼多變化
就算我二十年來一直活在台北這個地方
所以我才這麼想一直往外跑一直闖一直當大禹吧

 


出發吧懶骨頭。

創作者介紹

= About Holly's something =

t e 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