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在百爛後才開始後悔
今天應該從早上九點到半夜都應該要有行程

全被百爛完了
後悔完
繼續百爛

小大一的期末大戲結束了
全裸的煽情暴力的青春期的困惑和怒吼
當小包組在演戲的時後
旁人說"一看就知道是包組"
我也不知道是難過還是開心

at least......不是,一看就知道是高中生排的話劇。

總是很痛苦又很爽在自己的象牙塔裡面努力的衝撞和努力的翻滾
那是一個儀式的開幕,從那個還沒蛻變過的自己進化的儀式。
這麼說來雖然很像做作的白話詩篇

但是回想起來自己的大一
每天在那唯一可以追求慰藉的練團室勉強找到可以宣洩的出口
看著天亮,天暗,再天亮。但為一 沒變的還是很焦躁。

如果當初我是真的嘶吼的講糙你媽的建築系
幹麻我還要多花錢去實踐修學分
或是操你媽的包佩玉,但是現在回想起來真的要很感謝包老師
那就是一個很懷念但也都會想再回去的日子

安哲亦:我們沒有了飯島愛,但是我們還有建築系。 

創作者介紹

= About Holly's something =

t e 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