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nicholas hopson從colorado寄來的卡片,心都暖暖的。
一點過的氣氛都沒有,現在他在瑞典應該在吃jul mat
God JUL
我好想念好多人,好多很多,那些曾經在我生命裡留下腳印但可能一被子都看不到的人。

跟鐘組的人到西門河岸看看表演順便拿薪水
我現在一定是全世界最不知足的人

原本只是路過到冠華工作室
他說"這世界沒有在分組的,只要是人都有缺點..etc"
就這樣紅酒甜酒whisky這樣混著喝
到要幫學弟妹排戲的時候全身都在收縮
燙到一個極致,不過也是在冠華工作室才能這麼放肆
不知道分到冠華組,如果,會是怎樣。

在路上跟銀討論朋友到底是什麼
是可以包容你任何缺點
是你不怕在他面前出糗
是可以在他懷裡哭
可以跟他大罵操你媽老機掰的人

所以我才會對朋友定義這麼嚴格
我不會稱作我認識的人叫做朋友

他說
"很高興在我人生的這段時間點可以認識你,要不然我就會一輩子在背後說你壞話"

可能是醉了或什麼
突然很想哭。

 

經歷週末作業做到看日出
我發現自己一個人住沒人管之後好像所有東西都可以不用躲躲藏藏的做
很多東西可以不必趕著回家
很多表演都沒了限制
很多case都可以接
但換來的是我很多時間都很不夠用
沒人管我的時間亂了


連上好幾天的班,室設開會
待在練團是練琴到早上隔天敢去練團被通知被放鳥等等
還是繼續貓窩著我我窩著貓待在這個不算宿舍算工作室的地方打網誌和打喝欠賴著懶的去洗澡

之後的一兩個星期如果沒人來我家應該也是這種生活了
還好今天黃阿伯他突破了
殊不知我即將期末考
一直火燒到屁股才驚覺


好快就這樣了又一年了
我都還沒說我要長大根本不讓我選擇


你說好日子快要過完了
草莓族能幹什麼大事
我能念到畢業對我來說就是大事了

我不跟毒蟲廝混
陳魚鳳除外,哈,但他最近愛上踏青。

創作者介紹

= About Holly's something =

t e 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