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聽陳綺貞更勝過小野麗莎或是mraz

MRAZ演唱會歐耶 MRAZ演唱會歐耶 

輕輕的那種會勾起那些無法言喻的最初感動

 

 

 

 

 

任何事。

 

 

 

 

 

躲起來想想

為什麼會這樣

才明白了那一段日子帶給我的感覺就跟聽陳綺貞的歌聲一樣

 

 

 

 

 

有多重要。

 

 

 

 

 

每每想起

好像全身的水分都要從眼窩的凹陷處流出

 

 

 

 

 

要聽還是不聽?

 

 

 

 

 

聽著聽著

想起那些無力改變的事

 

人參蜂蜜綠茶,我高攀不上。

優酪綠茶,我還差得遠。

烏瓦紅茶,我拿什麼比。

烏龍綠茶,那好像是曾經。

美研社,我也差一大截。

但我是不是該欣慰至少不是龍眼或葡萄乾?

 

或許我現在就是巧克力。

 

如果變饅頭或雞爪凍那該有多好?

 

 

 

 

 

陳綺貞不斷的問我要在哪裡等她

 

 

 

 

 

 

 

全家還是萊爾富?

 

 

 

 

 

 

 

 

 

看什麼?

有人規定在書店不能流淚嗎

我只是想嚐試突破一個人去誠品

 

 

 

 

 

 

 

 

 

 

 

 

 

 

只是個傷心的人,

每天每天的在聽她的歌。

 

 

 

 

 

 

去過的每一處每一景,

我都不應該佇立傻瞪著。
都不應該

創作者介紹

= About Holly's something =

t e 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