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科會的預算編列縮減後

第一個砍的當然是學墊助理的薪水

我只是在逃避著這一切

這不是惰性,而是不願意接受

我自己心裡其實要很明白才對

我只是把自己學墊的學歷拿來當藉口

好逃過在台大的能力不足問題

我只是拿薪水變少的現實

來逃避不想在實驗室當草包的窘境

在台大醫學院的研究室

http://www.cgm.ntu.edu.tw/chinese2007/core/03/intro03.asp

這裡是我工作的地方

 

現實是什麼

工作是怎麼一回事

就是你沒有任何的理由Boss就是要看東西

沒有什麼會不會有沒有學過

自己去搞定不要拿你是學墊來當藉口

否則就回家吃自己

我想我根本就不願意去面對我的確是個草包的事實

弱到爆

什麼都不是

被別人看扁是因為我根本不願意去努力去嚐試

 

 

 

這算什麼

 

 

 

薪水變少不是理由

人生不能靠志氣吃飯

但是人生沒有志氣就不叫人生

我不想要認輸

逃避夠久了休息夠久了

我是該要重新出發了

跟著學長姐學東西

 

今天的國際會議

我吃了一個大悶虧

怎麼可以這麼無地自容

誰要看我做的power point

算什麼

拿出來笑掉大牙罷了

 

其實有這麼一部分是想證明自己不會輸給那些台大的人

每次去實驗室那種抬不起頭來的感覺我好想撞牆因為很沒用

第一次面試得到了這個工作

果真我沒輸

但是進來之後算是第二階段了吧

約聘制的剩下來就是聽天由命

可以取代我的人多的是

我有多想變成那不可取代的位子

在這個充滿醫生助理、研究碩士、準備博士的碩士、台大教授、醫生全台灣的菁英在的地方

臺大醫院和中研院和做的最大的實驗室

我現在站在這個地方

不該逃避沒有用的現實

機會正在我的手裡

 

這當中準到不可思議,其實心中也早就有答案了

只是算個安心而已,也就賭這麼一口氣

 

大概是我entire人生中發生最多事的一段日子

 

 

冬夏之交之大聲叫出來又要來了

 

創作者介紹

= About Holly's something =

t e 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