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都還沒會意過來
零零總總加起來的一堆事情也總是不舒服
也都很衝動做了很衝動的事
對我對你對他都一樣
我不想為了我沒把握的事情放棄我原本的東西
也有可能是我不夠渴望

你是怎麼定位這一件事,
當說”唷對,我需要改變”接下來會發生的是什麼?
我偏感性多一點,我喜歡哲學性的思考,因為那東西永遠都沒有答案
當你問我為什麼我可以回答但你沒有回答的是還是不對這件事
是非善惡的這麼清楚那乾脆給你一個表格怎麼樣?


評圖結束了,很奇妙的是許老師來評圖
他講的東西真的是一針見血切中要害
我的題目太大包含太多不確定
他也是比較偏感性的一個老師
作品與你的關連
作品要呈現怎麼樣的情緒給觀看者
一個冷的作品是偏理性比較多還是想的不透徹?

暑假!
還沒到!應該快了!
我比較苦命一點!

海邊卡夫卡看金穗獎的影片!
原本是抱著沒事做的心情去看的
結果!
阿莎莎竟然有演!是不是笑死我了!


怎麼覺得好像有一點在你身上看到我當年的影子
Perhaps the life is much harder here
我不知道換作我會變得如何
念頭也不是沒有指是真的想證明一些什麼
也不能這樣一直爛下去
有想過划不划算的問題

騎著車在東區的小巷裡亂晃
明明熱的要命
創作者介紹

= About Holly's something =

t e 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